然后某天,小毛团主动扑了一条强大漂亮的人鱼……自此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沈宜然:“!!回来啊崽那是帝国元帅!”

    帝国元帅季柏承,作风铁血,性格冷肃。沈宜然几次试图召回自己的精神体未果,反倒通过毛团感知到了元帅的秘密:他能听见旁人心声。

    因为得知了太多机密,为了不被季柏承灭口,沈宜然三百六十度花式躲避与他见面。

    然而还是没躲过。学院颁奖典礼上,他与季柏承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沈宜然:完球qaq

    暴露后的沈宜然被逼到墙角,而季柏承神色冷厉:“国家机密不容泄露。去蹲监狱,或者跟我结婚,我贴身监视你。”

    沈宜然:“……老公!”

    婚后,沈宜然战战兢兢,就怕季柏承忍不了他,离婚然后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可一年过去,两年过去……沈宜然扶着酸痛的腰,与被玩到摊平的小毛团子泪眼相望:我们还是去蹲监狱吧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季柏承因为精神力过强,无法控制聆听心声的异能,数十年没睡过一次好觉。直到一个小毛团闯入,成功安抚了他的精神暴动。

    季柏承霸占着小毛团,通过小毛团感知着少年的生活:

    草莓蛋糕好好吃,以后要做个美食家!

    小行星好漂亮,以后要做个旅行家!

    呜呜呜训练好累,我还是适合做个梦想家。

    然后联盟军校的颁奖典礼上,漂亮的少年脸色苍白,心中尖叫:我不是我没有!我什么都不知道!啊啊啊大佬饶命!

    季柏承:找到了,是我的:)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接档文《霸总失忆后我作天作地》求收!

    林乔岚每天都给他的霸总上司扎小人。

    身为霸总的私人助理,林乔岚的薪酬虽高,但毫无自由:

    霸总热爱工作,加班出差都必须他作陪。

    霸总生活挑剔,放假也不消停:袖扣在哪,速来;咖啡太苦,速来。

    霸总没有边界,林乔岚和谁合租、和谁吃饭都要管。

    林乔岚忍无可忍:……去你的狗老板!老子不干了!

    林乔岚揣着辞职书去公司,却听到霸总车祸的消息。

    病房中,霸总威风不减打量他:“你就是我助理?我失忆了,手头有什么项目,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当牛做马的日子,林乔岚捏了捏拳头,藏好辞职书,扑到霸总怀里:“斯沉哥哥,你不记得了吗?我的真实身份不是你助理,而是你的地下恋人啊!”

    霸总谢斯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乔岚仗着恋人身份,开始作天作地:

    霸总辛苦加班,他睡在霸总的大床,让霸总给他唱摇篮曲。

    霸总难得放假,他发消息:想看哥哥跳钢管舞,速来~

    霸总出外应酬,他眼眶泛红飙戏:那个女人是谁?!你为什么和她说话!

    谢斯沉十分纵容,任林乔岚花样百出折腾,还给他加薪。

    然后某次机会,林乔岚发现谢斯沉根本没有失忆。

    林乔岚:??!!

    林乔岚躲在家中不肯去公司,还是被谢斯沉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男人从被窝中扒出他,垂首温柔一吻:“恋人这个身份适合你,不如我们先结个婚,关系长期继续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接档文《反派妖尊每天对我装可怜》求收!

    左小辞完成任务死遁离开书中世界,不料又会穿回书中,再次见到他的蛇蛇徒弟。

    百年过去,徒弟容貌愈发艳冶,却是妖力低微,妖生凄凉。

    美男蛇眼眶泛红紧紧抱住他:“能在饿死前再见师尊一面,我死也瞑目……”

    左小辞:??!!徒弟你本该是呼风唤雨的反派大佬,怎么混得这么惨!

    左小辞决定重新扛起师尊的担当!

    徒弟饿到去偷小鱼干,左小辞含泪捧起小碗,走上街头卖萌卖艺;

    徒弟穷到衣服都没得穿,左小辞涨红了脸,飞快缝了条虎皮裙;

    徒弟得罪了大妖,趴在他腿上哭诉,左小辞拉起徒弟东躲西藏逃命……

    在他勤勤恳恳的努力下,徒弟终于吃饱穿暖安全了!

    左小辞十分欣慰。可是某天,他意外发现徒弟竟然是妖尊,有好大一座的宫殿、好多大妖手下和无数珍宝!

    左小辞:生气!无良徒弟,不带师尊享福,还要压榨师尊卖苦力!

    左小辞摸了家里最后一条小鱼干,气呼呼离家出走!

    才走出一里地,妖尊徒弟就追了上来,黑云腾腾,眼底赤红,杀气四溢!

    左小辞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:“大王饶命鱼干我还你!”

    徒弟却是敛了一身煞气,蛇尾紧紧缠住他,声音压抑:“我等了师尊百年……孤苦无依,颠沛流离,好想找个道侣。师尊心疼我,不如帮人帮到底?”